【莫萨莫无差】金发小混蛋

微博一发完,转战撸否・*・:≡( ε:)
超级小短篇,文笔辣鸡😂
   

分级:G
原作:《摇滚莫扎特/Mozart L’Opera Rock》
警告:有混杂《上帝的宠儿/阿玛德乌斯》人设及历史/野史向人设,如Mozart有耳部残疾或者Mozart认为自己是德国人等等;语言为中文,但人名皆为英文,请不能接受的GN注意回避。以下正文↓

       尽管在戴上耳机的时候获得了巨大的满足,但当所有器乐的喧嚣都远去时,他还是只能忍受孤独带来的耳鸣——在没有他的音乐环绕时,在没能被那些音符柔软地包裹时。空虚,空洞,空虚,空洞,没完没了地纠缠,和那些乍听起来软绵绵的旋律一起。他意识到自己坠入了一张芬芳香甜的网。
       第一次见到那个小男人的时候,Salieri简直对他嗤之以鼻:矮小细瘦的身材,天真愚蠢的金发蓝眼,还有,更可笑的是,他那一对耳朵——作为音乐家尊严的象征,竟然有残疾!他的右耳看起来和常人无异,左耳却是畸形。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Salieri越来越看不上这个年轻人了。这样一双耳朵,能听到什么样的声音,作出什么样的曲呢?
       尽管心中充满了鄙夷,该有的礼节还是要完成。他有分寸地握住对方伸来的手,轻摇两下。圆圆的指端,剪到肉里的指甲,钢琴方面应该有苦练过,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Salieri知道他作为演奏家的身份早已远扬(其实还有作曲家的名声,只是Salieri总是一厢情愿地忽略),有这样一双手也是意料之中,也没什么别的惊艳表现了。Salieri又一次选择性地忽略他还没有开始才艺展示,只是一再的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么个毛头小子不足为惧。
       事后Salieri回想起来,也不由得为他的魅力感到心惊。其实我第一眼就被征服了……埋首于满桌啤酒罐间,他无法抑制这个想法,与此相伴的还有深深的自卑。他无法自制地想起他娇小纤细的身材,活泼热情的金发蓝眼,连那只有缺陷的左耳看起来都是那么可爱。从内到外,从灵魂到肉体,都流淌着温暖和煦的力量,和他的音乐一样。
       记忆又回到初遇。身为意大利人,Salieri对于自己的音乐有着无比自信,虽然可能有些中规中矩,但其中经由精确计算得来的平衡之美却令人难以望其项背。
他拿出之前费尽心思写的一段主题,让Mozart以此为基础来一段即兴变奏。很简单的一段旋律,怎么丰富就是一道难题了。他看着Mozart伸出圆圆短短的手指,接过谱纸。尽管手指不太长,但手掌却很大,看样子可以轻易地跨九到十度。长期练习的结果。
       “好了。”Salieri还没回过神来。“我说,我可以开始演奏了。”他瞥见一双蓝眼睛直直地看过来,目光里有些不耐。粗俗的萨尔茨堡人。
       “拿着。”下意识伸手去接了,却发现是谱纸。“你不需要吗?”Salieri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一阵狂躁。“当然不用。它已经在这里了。”那个傲慢的小混蛋指指他漂亮的金色蠢脑袋。

       Salieri坐在面试官的席位上,却觉得那个正浮夸地扶着钢琴行着礼的人才是上位者。
       在刚才过去的五分钟里,他亲身体验到什么是听觉轰炸。分明是那么肤浅甜美的旋律,到底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力量呢?每一个细节都完整,甚至可以说完美地呈现了。
       但这不是他想听的,至少不是一开始他想听的。他战栗着想要拒绝,但那些狡猾的音符(和金发小混蛋本人一样!)不打招呼地就溜进了他的耳朵,溜进他的大脑,最后溜进他的心。
        他觉得自己终于接受到了上帝的波段,而那是他从前独自一人时向他万能的天父祈祷了多少次都不曾有过的经历。那并不神秘,只是像一阵金色的风,吹拂进身体里,吹拂进灵魂里。
       变奏在一个盛大的和弦中结束。要不是有时间限制,Salieri估计他可以不亦乐乎地玩上五个小时,即使那是自己写的无聊主题。
       他可以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因为他是上帝的爱子,上帝的宠儿。
       Salieri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恢复得怎么样。他能察觉到自己面部有些僵硬,像是37%的陶醉,46%的嫉妒和其他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起。
       “咳,”冷静持重的意大利人企图挽回自己的尊严,“还不错。虽然内容比较浅薄但技巧还可以。Mozart先生您可以先离开了,三天后我们将会给您回复。谢谢您的演奏。下一位。”
       然后他看着金发小子一脸不满地靠近,预感到将有一大波口水来袭。
       果然。“您说我的音乐不错?”哦天哪我为什么要把领口扣得这么紧。Salieri看着他怒气冲冲揪住自己领子的手,感到一阵窒息。
       突然那只手像想通了什么似的垂下来,狠狠按在桌上。“既然这里的水平只能欣赏到我‘不错’的部分,那我也没必要继续纠缠了。”他粗鲁地夺过Salieri手中的笔,在表格上找到自己的名字,然后狠狠划掉。
       “谢谢您的赏识,我,Wolfgang Amadeus Mozart就此告辞。”
       Salieri看着从桌上滚落到地上的笔,觉得自己就要像氢弹一样爆炸了。
       接着三天之后,Mozart收到了录取通知。

       Salieri不想回忆起那几天自己的感受,事实上,那段记忆好像已经被自己强行删除了。人类的身体总会以自我保护为借口做一些奇怪的事。
       比如排挤Mozart,批判他的音乐,造一些无伤大雅的花边新闻,等等等等。Salieri想不通自己究竟为什么录取Mozart又这么想把他踢出去。想不通。
       看着满坑满谷的铝制啤酒罐,Salieri觉得自己简直变成了一个愚蠢的德国人。
       耳鸣终于停了,以宿醉为代价。但谁管那么多呢?Salieri现在只想大口呕吐,然后好好地睡一觉。
       只要能沉浸在没有Mozart的梦里。

END

评论(2)
热度(21)

© cimilu | Powered by LOFTER